机械网

【听•法院故事】《法官成长史》第122、第123章

发布日期:2021-06-18 00:21   来源:未知   阅读:

  南宁达内在网络上招聘工作将我诱骗收费培训,周舟心中一热,突然感慨了一下,对着广袤的群山“嗷”了一嗓子,江路吓了一大跳,问:“你干嘛?哈士奇附体?”周舟开心地说、摇摇头说:“其实就是有点惊叹于你的变化。”江路皱着眉头说:“我不觉得我哪里有变化啊。”周舟耸耸肩膀:“所以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罢了,你仔细想想,从你一开始到这里来的心态和现在的心态相比是不是有了明显的区别?我说,要是你的单位让你明天就回去,你会不会回去?”江路点点头:“当然会,我服从单位的安排。”

  看着江路坚定的眼神,周舟不说话了,本来还想铺垫一下这个气氛的,哪知道江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江路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对周舟说:“走吧,你不是要去写诉状吗?我和你一起。”周舟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和江路一起向着村委会走去。可是,周舟都坐在电脑前好长时间了,这诉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动笔写。江路转了一圈回来看到周舟还在发愣,问:“怎么了,这是?一个字没写?”周舟看着江路可怜兮兮地说:“我不会写诉状,要不然你来写。”江路摇摇头幸灾乐祸地说:“你是赵大爷的代理人,我又不是,要是我来写的话,你得付钱给我。”周舟鄙视地看了一眼江路,吐槽了一句:“钻钱眼里了。”

  江路哼着小曲又绕了一圈说:“那你就自己写嘛,没事,我可以坐在这里看着你写。”周舟把手摆成了作揖状:“行了吧,我求求你了江官,你还是自己去玩吧,别在这里打扰我的思绪了。”现在周舟有一种上学的时候写作文却抓耳挠腮没有灵感的感觉,估计很快就要用毫无意义的感叹词来凑字数了。更可恶的是,江路这个家伙还在一边绕来绕去,摆明了就是为了看笑话。周舟还在憋诉状的时候,一个亮着的手机屏幕递到了面前,是一个文本格式,江路递过来的。

  江路说:“这是诉状的基本格式,里面的添加什么的需要你自己写,剩下的等你写完了我来教你修改。”周舟满脸都是无奈地说:“就像是老师改作文一样吗?”江路不置可否。哀叹了一声,周舟对照着格式,开始写诉状。等到周舟写完了,江路瞅了一眼,顺便拍了拍周舟的肩膀:“不错,孺子可教也。”周舟“呸”了一声。

  周舟写的诉状算是比较符合规范的,江路读了一遍,声情并茂的差点想让周舟直接打死他算了。民事起诉状 原告:赵大爷,男,汉族,1940年10月17日出生,兰山市人,现住兰山市金牛村51号。被告一:赵老大,男,汉族,兰山市人,现住金牛村。联系电话:。被告二:赵小四,女,汉族,兰山市人,现住二王村。联系方式:.被告三:赵伍妹,女,汉族,兰山市人,现住二王村。联系方式:.被告四:赵老幺,男,汉族,兰山市人,现住兰山市。联系方式:.案 由:赡养费纠纷。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原告全部生活费即每年给付原告生活费5000元,按月支付,于每月5日之前支付当月生活费。2、请求判令四被告承担原告全部的医药费、护理费。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告与妻子于1957年结婚,婚后育有二子二女,现子女均已成家立户,2013年,原告妻子因病离世。被告一现已经入赘,经济条件较好,但并未履行其应当履行的赡养义务,被告二及被告三也已经出嫁至二王村,二人也并未履行其应当履行的赡养义务,被告四至今未婚,但如今在兰山市打工,此前一直与原告住在一起,现在不回家也为履行其应当履行的赡养义务。原告今年已75岁高龄,体弱多病已丧失劳动能力,每月仅靠金牛村众人接济维持生活。现又生活自理能力较差,平常饮食起居需要人员护理照顾。《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给付赡养费的权利。《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二条规定,赡养人对患病的老年人应当提供医疗费用和护理。以上法律明确规定,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且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故四被告应当履行法定的赡养义务。综上所述,四被告不赡养父母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原告为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诉请。此致兰山市八角湖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赵大爷 2015年11月12日

  把诉状打印出来以后,周舟摆了个苦脸说:“其实这诉状写的我也挺闹心的,赵老幺这还能说的过去,但是赵老大、赵小四和赵伍妹他们三个也不算完全没履行赡养义务吧,给钱多少的问题罢了。”江路点点头:“话是这么说,但是赵大爷的要求和我们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让赵老幺现身,本来我们只是希望赵老幺能回来看看赵大爷,哪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呢对不?”看了一下时间,江路说:“走吧,我们正好可以赶到下午立案,这样的话也方便八角湖区法院进行安排。”坐在车上的时候,江路一直在走神,直到周舟在江路的面前晃荡了两次手,江路才反应过来,抱歉地笑笑,原来是到站了。

  看着江路的状态,周舟不免心里有点嘀咕,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他们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江路的状态就一直很恍惚,而且是很多变的情况,难道这件事里面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现在这个点的公交车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所以他们坐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八角湖区法院。因为兰山市法院已经和八角湖区法院说过了这件事,所以江路很快就和杨向阳联系上了。江路和立案庭的法官打了个招呼,先上楼去找杨向阳,周舟在立案庭等着江路。

  到了杨向阳的办公室,杨向阳正等着他。看到江路,杨向阳问江路:“事情我都听说了,法官培训的时候没发现你小子有这么怂的时候啊,怎么了,年纪越大越怕死了?”江路假意感慨了一声:“可不是么,上有老,下没小,这不怕万一我死了,对不起我爸妈这么多年的培养,对不起祖国这么多年对我的关照和爱护吗?”杨向阳对着江路推了一巴掌:“你好了吧,你不给祖国添麻烦就是对祖国最好的报效和报答了。”江路笑了笑,把话题拉回了正题:“行了,我们说正经的事,这次你是一个人独任审判吗?”杨向阳眨巴眨巴眼睛:“难道不行吗?你是怀疑我的资历还是怀疑我的水准?对我有意见?”

  江路白了一眼杨向阳,说:“我哪敢怀疑你?我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杨向阳说:“如果没什么疑问的话,简易程序应该就行了吧?回头看院里是怎么安排的,到时候有什么变动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对了,你说的那个赵老幺的事情是怎么安排的?”江路想起来这茬说:“这事有没有人跟你说?赵老幺我们打电话联系他,但是他一直都咂回避我们,不管这中间是有什么情况,但是估计我们要做好思想准备,赵老幺不参加庭审,当时因为这个原因我准备取消这次的村镇庭审的。”杨向阳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当事人不来你就不开庭了吗?还不是照样得开?赵老幺不来就缺席审理嘛。”听到这话,江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杨向阳莫名其妙地问:“你笑什么?”江路笑得歇了一口气说:“不是,你说的这话和我们周庭长对我说的是一模一样,一字都不带差的。”杨向阳问:“是周宗定周庭长吗?”江路“嗯”了一声。杨向阳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这样,周庭长打电话找过我们庭长的,专程还找我说了这件事,问我会不会尴尬,我当然说不会。”

  江路的心突然一阵暖,周宗定的帮忙让江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次的案件办好,虽然他不是直接参与这次的案件,但是不妨碍他做好其他所有的准备工作。和杨向阳大致敲定了细节,江路就下楼到了立案庭。周舟的事情也已经办好了,江路问周舟要不要在兰山市转转,顺便带他去一趟兰山中院请他吃个午饭。看到江路和周舟,罗罡和梁晓晴都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讲好了吃过饭几个人找个地方聊会天,结果江路和周舟接到了副村长的电话只好急匆匆赶回了金牛村。

  副村长的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来水,大声问:“你们怎么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我都说了不要在村子里搞什么庭审,你们居然翅膀这么硬了,敢单独就去了八角湖区法院把事情办了?”江路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周舟踩了一下江路,让他现在不要说话,然后转了转眼珠,问副村长:“您怎么知道要开庭的事情了?”副村长说:“这不是法院的人都找上赵老幺那不成器的东西了吗?说是把传票给他送到工地上去了!”江路在心里咋舌了一下,这速度,光速啊,上午才立案把案件移送到杨向阳的手上,这么速度就把开庭的传票送到了赵老幺在的工地上?看来杨向阳那边已经是做好准备了?但是看副村长这个坐立不安的意思,莫非他是收到什么危险的信号了?

  江路的思绪刚飘出去,副村长一声吼又将江路的思绪拉了回来:“我问你们话呢!”哪知道周舟气定神闲地说了一句:“不过说来也是个怪事,之前我们都找不到赵老幺在哪儿,这法院的同志一找就找到了嘛,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应该早点找法院的同志让他们帮我们找赵老幺的,也不会让我们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副村长吼了一句:“你放屁!什么早点找法院的同志……”话刚出口,突然间副村长的脸红了,硬生生把话给憋回了肚子里,这周舟摆明着就是在套他的话,而副村长在盛怒之下根本没意识到,还真就乖乖地进了这个套,这要是赵老幺不和副村长联系,副村长怎么能知道赵老幺拿到法院传票的事情?

  副村长骂骂咧咧地走到了村委会的外边,正好碰上了走进来的村长。村长看着副村长满脸都是不高兴和焦虑,随口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赤红白脸的?”副村长没好气地对着村委会里努了一下嘴说:“那两小子干的好事,你去问他们。”村长明白了,问:“是不是在村里开什么法庭的事?书记不是说了,我们配合就行了吗?哎哟再说了,给村民们普法不也是好事嘛,你这么抵触干什么?难不成当一辈子的法盲,再说了,小孩子懂什么东西,你要不就当是陪他们玩玩呗。”副村长眼睛瞪大了:“玩?有他们这么个玩法吗?反正我是不同意这件事。”村长看了一眼副村长:“你不同意有个屁用,书记支持那两小子,其他的我们没什么说的,让你干嘛就干嘛去,再过几天书记不就要回来了吗?到时候什么事情书记自有安排的,你别管了。”

  看着村长这样的态度,副村长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缓缓在升起,不管怎么样,这下子可能真的是有麻烦了。但是只要赵老幺不那么容易被打通,那么那些事就凭这两个愣头青小子真的能把捣出来?副村长稍稍放下了心,手中的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www.lll0.com.cn